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艾薇小說網 > 寒門禍害

第1249章 各有謀算

寒門禍害 | 作者:余人 | 更新時間:2019-11-05 23:41:5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花都御醫三國重生馬孟起萬道劍尊惹火999次:喬爺,壞!至尊狂神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都市透視小神醫地府朋友圈領主之兵伐天下
  虎妞匆匆地從垂花門離開,吳秋雨領著一個捧著點心的綠衣丫環走過來。

  跟著后世十七歲的女孩不同,吳秋雨生于官宦之家,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雖然年紀還很年輕,但舉手投足有了主母的氣度和風范。

  她走過來的時候,僅是捕捉到虎妞的一個匆匆離開的背影,此刻顯得好奇地詢問道:“相公,虎妞找你什么事呢?”

  “誰知道,這個瘋丫頭!”林然無奈地聳了聳肩膀,并埋怨了一句,顯得關切地依禮詢問道:“娘子,今天家里可安好?”

  “一切安好,不勞相公掛心!”吳秋雨抿著嘴應答,當即嘮起家常道:“刑部張侍郎的夫人過來一趟,我們聊了一個下午,還約著后天一起到寺廟進香!”

  二人從最初的生疏,慢慢地成為一對真正的夫妻,且二個人幾乎是無所不談。

  林然先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卻是扭頭望了吳秋雨一眼,顯得幸災樂禍地道:“呵!此事恐怕要泡湯了!”

  “這是為何?”吳秋雨故意落后林然半步,那雙美眸充滿疑惑地詢問道。

  林然并沒有隱瞞,當即揶揄地笑道:“你爹爹今天在理財會議上,正式提議朝廷整頓鹽政。據為夫所知,這位張侍郎曾經出任過兩淮巡鹽御史,咱們現在恐怕算是政敵了。”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妾身不懂這些,不過我看張侍郎的夫人不像是那般勢利之人。”吳秋雨頗喜歡林然跟她這些事情,卻是抿著嘴樂觀地答道。

  “在這個官場中,現在有哪個人不勢利的!”林然輕輕地搖了搖頭,繼續朝著正堂房慢步走去,突然又是扭頭詢問道:“對了,你跟李側妃相處如何了?”

  吳秋雨身處于誥命夫饒圈子,自然亦是看到這圈子勢利的本質,眼睛不由得一陣失落。當聽到林然的問題后,她的眼睛當即閃過一抹異彩,顯得有些得意地應答道:“我跟她已經認了姐妹?”

  林然當即一愣,不由得停住了腳步,但旋即感到一陣釋然。

  李側妃的出身并不好,泥瓦匠的女兒,以宮女的身份進入裕王府,現在亦并非正妃。雖然她的肚子已經懷胎六月,但誰都難保她懷的是龍種還是鳳胎。

  此時李側妃跟著吳秋雨以姐妹相稱,還真不能是誰高攀了誰。

  最為重要的是,裕王正被政治邊緣化,朝中除了昔日時任禮部尚書的吳山曾公然過立長的話外,其他朝廷大員都不敢在儲君的位置上表明立場。

  傍晚時分,一個轎子落在徐家的前院。

  身穿蟒袍的徐階已然從宮里歸來,侍他從轎子鉆出來的時候,潘恩和嚴訥已經在這里的客廳等候多時,并紛紛迎了出來。

  “下官見過元輔大人!”

  潘恩和嚴訥迎到轎前,顯得恭恭敬敬地道。

  “子仁,敏卿,你們無須多禮,咱們到里面話!”徐階完全沒有首輔的架子,顯得溫和地抬手招呼道。

  卻不得不,徐階有著他非比尋常的地方。盡管現在官至首輔,盡管已經是皇上最寵信之人,但待人接物還是保持著謙遜的作風。

  一行冉了客廳,依照官場規矩重新落座,徐亦是選擇坐下末座。

  潘恩的年齡和資歷都要勝于嚴訥,當仁不讓地坐在客首座。顯得有搬弄是非的潛質,在他的添油加醋下,已然是將吳山塑造成一個奸詐小人。

  他跟兩淮鹽商并沒有過深的瓜葛,之所以如此厭惡于吳山,一來是一直忌妒吳山的才華和聲望,二來則是吳山公然反對他們徐黨。

  徐階在無逸殿就得知了理財會議的情況,此刻聽著藩恩將事情又細了一遍,對事情已經是了然于胸,顯得云淡風輕地品著茶水。

  “爹,這個事情該怎么辦,你倒拿出一個主意啊!”徐是一個心急的性子,看著老爹火燒眉毛都不著急,當即蹙著眉頭進行追問道。

  藩恩和嚴訥等人都是視徐階為主心骨,當即紛紛扭頭望向了徐階。

  徐階對急躁的兒子生起幾分不滿,輕呷了一口熱茶,這才抬頭望著眾人認真地道:“嚴尚書得對!鹽稅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還是國本!如果灶戶都活不下去,大明無人從事產鹽之業,鹽商不敢再販賣食鹽,這賣的鹽引再高又有何用?”

  徐蹙著眉頭,不解其意地追問道:“爹,那我們該怎么做嘛?”

  “此事咱們仍是占著理,確實不需要過分擔心!”藩恩已然是領悟了徐階的話,當即認真地響應道:“吳曰靜想要倒行逆施,但現在這個朝堂,還不是他區區一個戶部尚書的算!”

  “不錯!若是郭樸不站出來支持的話,吳山一個人注定推動不了這個事情!”嚴訥思量了一下,亦是認真地響應道。

  終究而言,雙方可以是各執一詞。吳山有著他的理由,他這邊同樣亦是一個法,而他們這邊的聲音已然是要遠勝于吳山。

  “郭質夫跟吳曰靜是同年,他應該不會支持吳曰靜吧?”潘恩突然想到自己跟徐階就是親密的同年關系,心里卻不由得一陣緊張地詢問道。

  嚴訥同樣有著這方面的擔憂,不由得抬頭望向了徐階。

  徐階用茶蓋子輕撥著滾燙的茶水,顯得胸有成竹地道:“吳曰靜有著他的考量,郭樸亦有著他的考量,但咱們做臣子的,最終還是要遵循皇上的意愿。”

  若是在往朝,還是“君與士大夫共天下”的那一套思想,臣子有糾正皇上的義務。只是到了本朝,所有事情的對與錯不再重要,一切都取決于嘉靖的意志。

  就如同昔日的收復河套計劃。若是當時咬咬牙,大明便能夠一勞永逸,但偏偏嘉靖給否決了,令到當下的北邊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

  現在吳山的意見并不重要,郭樸的意見亦不重要,最重要還是皇上的意思。只是對于影響力而言,誰又能強過于他徐階呢?

  嚴訥聽到這話后,終于是徹底放下心來,吳山根本沒有什么勝算。

  “爹,若是我們任由吳曰靜那邊叫囂,咱們的威信何在?”徐卻希望用手段懲戒于吳山,對這種息事寧饒做法并不滿意地道。

  潘恩和嚴訥相視了一眼,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雖然吳山僅僅是一位戶部尚書,但吳山在皇上心里并不是全然沒有位置,而吳山更是得到清流官員的支持。若是徐階真公然打擊吳山,那徐階所建立的形象會崩塌,而他們徐黨亦會受到壓力。

  終究而言,他們并不打算成為狐假虎威的嚴黨,而是想要將百官聚攏到麾下,所以對吳山可以打壓,但不能用卑劣的手段除掉。

  徐階對這個兒子生起幾分不滿,又是輕呷了一口熱茶,這才將真實的想法出來道:“你是咱們的威信重要,還是辨清一些饒面目重要?你啥事都不要干,一直老老實實地忍著,你便能看出誰跟你一條心,誰又是兩面三刀的人。”

  藩恩和嚴訥的嘴巴微微張開,眼睛當即一亮,已然明白了徐階的打算。這本來應該算是一件壞事,但如今看來卻不盡然。

  明年就是京察之年,但卻難免會忠奸難辨。現在吳山公然搖旗,不免有些人會忍不住跳出來,那他們明年就有了靶子。

  藩恩當即端起茶盞,顯得很是開心地笑道:“不錯!不錯!咱們就應該這樣做,到時到那些兩面三刀的人一打盡!”

  正是這時,管家來到徐階的身旁低語了一句。

  徐階輕輕地點零頭,將茶盞放到桌面上,抬頭對藩恩、嚴訥二個發出邀請道:“子仁,敏卿,酒席已經準備妥當,咱們移步到花廳,再邊吃邊聊。”

  對于吳山所帶來的困擾,很快隨著酒席的歡樂氣氛而煙消云散。

  終究而言,吳山僅僅是一個戶部尚書,想要靠一己之力推動整頓鹽政,他還沒有這個能耐。不論是徐黨本身的勢力,還是兩淮鹽商及背后的力量,都足可能阻擋住吳山前進的腳步。





寒門禍害最新章節http://www.kpcoec.live/hanmenhuoha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超級老虎機系統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異界魅影逍遙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冷王,醫妃要私奔異世之風流大法師九霄仙冢無敵喚靈
安徽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