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艾薇小說網 > 劍來

第六百四十四章 兩位劍客

劍來 | 作者:烽火戲諸侯 | 更新時間:2019-11-06 00:22:4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花都御醫三國重生馬孟起萬道劍尊惹火999次:喬爺,壞!至尊狂神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都市透視小神醫地府朋友圈領主之兵伐天下
阿良站起身,聽到戰場上遙遙響起一聲號角,蠻荒天下收兵了。

  雙方會各自清理戰場,下一場大戰的落幕,可能就不需要號角聲了。

  阿良來到斬龍崖涼亭處,松開手中那只那空酒壺,身體旋轉一圈,嚎了一嗓子,將酒壺一腳踢出涼亭,摔在演武場上。

  大戰告一段落,一時間城頭上的劍修,如那候鳥北歸,紛紛返家,一條條劍光,風景如畫。

  閉關,養傷,煉劍,飲酒。

  逝者已逝,生還者的那些傷心,都會在酒碗里,或豪飲或小酌,在酒桌上一一消解。

  阿良忘記是哪位高人在酒桌上過,饒肚子,便是世間最好的酒缸,故人故事,就是最好的原漿,加上那顆苦膽,再勾兌了悲歡離合,就能釀造出最好的酒水,滋味無窮。

  一番思索,一拍大腿,這個高人正是自己啊。

  做人太過妄自菲薄真不好,得改。

  很快就有一行人御劍從城頭返回寧府,寧姚突然一個急急下墜,落在了大門口,與老嫗言語。

  其余陳三秋,疊嶂,董畫符,晏琢,范大澈,依舊直奔涼亭,飄然而落,收劍在鞘。

  阿良一手撐在亭柱上,一腳腳尖抵地,看著那位亭亭玉立的女子,感慨道:“疊嶂是個大姑娘了。”

  疊嶂笑著喊了聲阿良。

  在她小時候,疊嶂經常陪著阿良一起蹲在街頭巷尾犯愁,男人是犯愁怎么搗鼓出酒水錢,小姑娘是犯愁怎么還不讓自己去買酒,每次買酒,都能掙熊路費的銅錢、碎銀子。銅錢與銅錢在破布錢袋子里邊的“打架”,若是再加上一兩粒碎銀子,那就是天底下最悅耳動聽的聲響了,可惜阿良賒賬次數太多,好些酒樓酒肆的掌柜,見著了她也怕。

  董畫符問道:“哪里大了?”

  阿良笑瞇瞇道:“問你娘去。”

  董畫符呵呵一笑,“重巒疊嶂,我娘親你幫疊嶂取這個名字,不安好心。”

  阿良無奈道:“這都什么跟什么啊,讓你娘親少看些浩然天下的脂粉本,就你家那么多藏書,不知道養活了南婆娑洲多少家的黑心書商,版刻又不好,內容寫得也粗鄙,十本里邊,就沒一本能讓人看第二遍的,你姐更是個昧良心的丫頭,那么多關鍵書頁,撕了作甚,當廁紙啊?”

  董畫符不話,這件事情,他也有份,他姐嘩啦啦翻書,殺氣騰騰,他只負責幫著撕書,然后他姐偷偷裝訂成冊。

  陳三秋踢了靴子,盤腿而坐,意態閑適,背靠欄桿。

  他喜歡董不得,董不得喜歡阿良,可這不是陳三秋不喜歡阿良的理由。

  恰恰相反,陳三秋很仰慕阿良的那份灑脫,也很感激阿良當年的一些作為。

  比如為了自己,阿良曾經私底下與老大劍仙大吵一架,大罵了陳氏家主陳熙一通,卻從頭到尾沒有告訴陳三秋,陳三秋是事后才知曉這些內幕,只是知道的時候,阿良已經離開劍氣長城,頭戴斗笠,懸佩竹刀,就那么悄悄返回了家鄉。

  有些劍仙,劍術很高,卻不自由,人生天地間,始終不自在。

  好像最自由的阿良,卻總真正的自由,從來不是了無牽掛。

  晏胖子在給男人揉肩敲背,低聲問道:“阿良阿良,我如今劍法如何,去了浩然天下,能不能讓仙子心如撞鹿?你可過,只要是劍仙,哪怕模樣沒那么俊俏,出了劍,就是女子最好的胭脂,瞧見了高明的劍術,她們就像抹了腮紅一般,到底作不作數?”

  阿良點頭道:“作數,怎么可能不作數,浩然天下我很熟,以后你要是有機會去那邊游歷,我就給你一張地圖,將那些有仙子的山頭全部標注出來,你也別傻乎乎去問劍,只需去了山腳,御劍而起,繞著山頭走上一圈,耍上一套劍術,打完收工,在這期間什么話都別,摘下酒壺,留給仙子們一個仰頭喝酒的背影就成,直到這一刻,你再高聲吟詩一首,瀟灑遠去……”

  晏琢頭大如簸箕,“阿良,我不會吟詩啊。”

  阿良道:“我有啊,一本冊子三百多句,全部是為我們這些劍仙量身打造的詩詞,友情價賣你?”

  董畫符問道:“冊子上的詩句,早就都被你用爛了吧?”

  阿良有些悻悻然。

  范大澈最為拘謹。

  他與阿良前輩不熟。

  哪怕阿良前輩平易近人,可對于范大澈而言,依舊高高在上,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

  這就像許多年輕劍修遇見董三更、陸芝這些老劍仙、大劍仙,前輩們興許不會看不起晚輩什么,但是晚輩們卻往往會不由自主地看不起自己。

  阿良笑道:“你叫范大澈吧?”

  范大澈趕緊點頭,受寵若驚。

  阿良道:“你躋身金丹境,比我和老大劍仙的原先預期要早些。”

  范大澈不敢置信。

  自己都能入阿良前輩和老大劍仙的法眼?

  阿良笑道:“其實每個孩子的成長,都被老大劍仙看在眼里。只是老大劍仙性情靦腆,不喜歡與人客套。”

  這話不好接。

  畢竟不是待人以誠二掌柜。

  寧姚與白嬤嬤分開后,走上斬龍崖石道,寧姚到了涼亭之后,阿良已經跟眾人各自落座。

  寧姚有些倦容,問道:“阿良,他有無大礙?”

  “那小子一直睡不踏實,被我打暈,這會兒呼聲如雷,好多了。”

  阿良有一一,“陳平安在短期內應該很難再出城廝殺了,你該攔著他打先前那場架的,太險,不能養成賭命這種習慣。”

  寧姚搖頭道:“大事由他,我勸不動。”

  阿良嘖嘖稱奇,“寧丫頭還是那個我認識的寧丫頭嗎?”

  寧姚默不作聲坐下,肩靠亭柱。

  她背負劍匣,身穿一襲雪白法袍。

  涼亭之內,隨便閑聊。

  多是董畫符在詢問阿良關于青冥天下的事跡,阿良就在那邊吹噓自己在那邊如何撩,拳打道老二算不得本事,畢竟沒能分出勝負,可他不出一劍,就能以風采傾倒白玉京,可就不是誰都能做成的壯舉了。

  故作輕松語,定有難以釋懷事。

  阿良最后為這些年輕人指點了一番劍術,點破他們各自修行的瓶頸、關隘,便起身告辭,“我去找熟人要酒喝,你們也趕緊各回各家。”

  寧姚起身目送阿良和所有朋友先后御劍遠去。

  她獨自走下斬龍崖,去了那棟小宅子,輕手輕腳推開屋門,跨過門檻,坐在床邊,輕輕握住陳平安那只不知何時探出被窩外的左手,依舊在微微顫抖,這是魂魄顫栗、氣機猶然未穩的外顯,寧姚動作輕柔,將陳平安那只手放回被褥,她低頭彎腰,伸手抹去陳平安額頭的汗水,以一根手指輕輕撫平他微微皺起的眉頭。

  陳平安喜歡自己,寧姚很開心。

  可陳平安喜歡她,便要這么累,寧姚對自己有些生氣。

  所以熟睡中的陳平安眉頭才剛剛舒展,她自己便皺起了眉頭。

  怎么辦呢,也不能不喜歡他,也舍不得他不喜歡自己啊。

  這些情愁,未下眉頭,又上心頭。

  阿良直接回了城頭,卻不是去往茅屋那邊,而是坐在了依舊在勤勉煉劍的吳承霈身邊。

  吳承霈眺望戰場,那條金色長河已經被三教圣人收起,大地之上,還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廝殺。

  面無半點悲苦色,人有不堪言之苦。

  對于很多初來駕到的外鄉游歷的劍修,劍氣長城的本土劍仙,幾乎個個脾氣古怪,難以親近。

  阿良也沒話。

  吳承霈終于開口道:“聽米祜,周澄死前,了句‘活著也無甚意思,那就死死看’,陶文則痛快一死,難得輕松。我很羨慕他們。”

  阿良道:“確實不是誰都可以選擇怎么個活法,就只能選擇怎么個死法了。不過我還是要一句好死不如賴活著。”

  吳承霈道:“你不在的這些年里,所有的外鄉劍修,無論如今是死是活,不談境界是高是低,都讓人刮目相看,我對浩然天下,已經沒有任何怨氣了。”

  阿良取出一壺仙家酒釀,揭了泥封,輕輕晃蕩,酒香撲鼻,低頭嗅了嗅,笑道:“酒中又過一年秋,酒味年年贏過桂子香。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的酒水,確實都不如劍氣長城。”

  吳承霈突然問道:“阿良,你有過真正喜歡的女子嗎?”

  阿良想了想,剛要話,吳承霈已經搖頭道:“不用回答了,問這個問題,就已經很后悔,估計聽了答案,我更后悔。”

  阿良笑了笑,“行走江湖,沒點兒女情長,喝什么酒。你看那些癡情種,哪個不是酒壇里浸泡出來的醉漢。情場上,誰都是膽小鬼。”

  吳承霈有些意外,這個狗日的阿良,難得幾句不沾葷腥的正經話。

  陸芝難得現身,坐在吳承霈另外一側。

  阿良拋過去手中酒壺,結果被陸芝一巴掌拍回去,阿良借住酒壺,埋怨道:“跟你阿良哥哥客氣什么,一壺酒而已。”

  陸芝揚起手臂。

  阿良哀嘆一聲,取出一壺新酒丟了過去,“女子豪杰,要不拘小節啊。”

  陸芝飲酒之后,問道:“聽聞青冥天下有道門劍仙一脈,歷史悠久,劍法具體如何?比那龍虎山大天師如何?”

  阿良揉了揉下巴,“你是那個大玄都觀的孫掌教吧,沒打過交道,有些遺憾,大玄都觀的女冠姐姐們……哦不對,是道觀的那座桃林,不管有人沒人,都風景絕好。至于龍虎山大天師,我倒是很熟,那些天師府的黃紫貴人們,每次待客,都特別熱情,堪稱興師動眾。”

  見面不用話,先來一記五雷轟頂,當然很熱情。

  阿良一把挪開吳承霈的腦袋,與陸芝笑道:“你要是有興趣,回頭拜訪天師府,可以先報上我的名號。”

  陸芝冷笑道:“報上你的名號?是不是就等于向龍虎山問劍了?”

  阿良大笑道:“劍氣長城最知我者,莫若陸芝。”

  吳承霈道:“兩位,我在煉劍,喝酒聊天,去往別處。”

  陸芝道:“心死于人之前,煉不出什么好劍。”

  吳承霈道:“不勞你費心。我只知道飛劍‘甘霖’,就算再也不煉,還是在甲等前三之列,陸大劍仙的本命飛劍,只在乙等。避暑行宮的甲本,記載得清清楚楚。”

  陸芝道:“等我喝完酒。”

  吳承霈道:“求你喝快點。”

  劍仙吳承霈,不擅長捉對廝殺,可在劍氣長城是出了名的誰都不怕,阿良當年就在吳承霈這邊,吃過不小的苦頭。

  吳承霈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讓阿良喝了小半年的愁酒。

  “你阿良,境界高,來頭大,反正又不會死,與我逞什么威風?”

  讓人為難的,從來不是那種全無道理的言語,而是聽上去有些道理、又不那么有道理的言語。

  這會兒阿良大手一揮,朝不遠處兩位分坐南北城頭的老劍修喊道:“坐莊了!程荃,趙個簃,押注押注!”

  陸芝卻已經站起身,將酒壺丟往城墻之外,御劍離去。

  在陸芝遠去之后,阿良道:“陸芝以前看誰都像是外人,現在變了很多,與你難得一句自家話,怎么不領情。”

  吳承霈神色恍惚,道:“自家話聽了才難受。”

  阿良點零頭,“也對。”

  吳承霈道:“蕭愻一事,知道了吧?”

  阿良后仰躺去,枕在手背上,翹起二郎腿,“人各有志。”

  吳承霈突然道:“當年事,沒有道謝,也不曾道歉,今天一并補上。對不住,謝了。”

  阿良卻道:“在別處天下,像我們哥倆這樣劍術好、模樣更好的劍修,很吃香的。”

  吳承霈確實是一位美男子,在許多外鄉女子言談中,經常與米裕并稱“雙璧”。

  只是一個癡心,一個多情。

  親眼見過了兩位玉璞境劍修的容貌風姿,那些個個倍感不虛此行的外鄉女子們才恍然,原來男人也可以長得這么好看,美人美人,不唯有女子獨享美字。

  吳承霈將劍坊佩劍橫放在膝,眺望遠方,輕聲道:“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

  吳承霈隨即問道:“坐看山云起,加個山字,與水呼應,會不會更好些?”

  阿良隨口道:“不好,字多,意思就少了。”

  吳承霈思量片刻,點頭道:“有道理。”

  阿良笑道:“怎么也附庸風雅起來了?”

  吳承霈答道:“閑來無事,翻了一下皕劍仙印譜,挺有意思的。”

  阿良疑惑道:“啥玩意兒?”

  吳承霈笑道:“不認識皕這個字?怎么當的讀書人。你爹沒被你氣死?”

  阿良笑嘻嘻道:“你爹已經快要被你氣死了。”

  吳承霈伸了個懶腰,面帶笑意,緩緩道:“君子之心,天青日白,秋水澄鏡。君子之交,合則同道,散無惡語。君子之行,野草朝露,來也可人,去也可愛。”

  阿良愣了一下,“我過這話?”

  吳承霈笑道:“讀書饒。”

  陳平安再次清醒后,已經行走無礙,得知蠻荒天下已經停止攻城,也沒有怎么輕松幾分。

  沒能找到寧姚,白嬤嬤在躲寒行宮那邊教拳,陳平安就御劍去了趟避暑行宮,結果發現阿良正坐在門檻那邊,正在跟愁苗聊天。

  愁苗、董不得他們這些本土劍修,與阿良都再熟悉不過,只是林君璧這些外鄉劍修,對于同鄉饒阿良,其實就只有個名字了。誰都聽過,誰都沒見過。

  阿良在劍氣長城待了百余年光陰,對于浩然天下年紀不大的修道之人,關于阿良,就只有口口相傳的事跡了。

  在北俱蘆洲的姜尚真,故事多,已經走過三座天下的阿良,故事更多。

  由于攤開在避暑行宮的兩幅山水畫卷,都無法觸及金色長河以南的戰場,所以阿良早先兩次出劍,隱官一脈的所有劍修,都不曾親眼目睹,只能通過匯總的情報去感受那份風采,以至于林君璧、曹袞這些年輕劍修,見著了阿良的真人,反而比那范大澈更加拘束。

  來自扶搖洲的宋高元更是神色激動,滿臉漲紅,可就是不敢開口話。

  宋高元從小就知道,自己這一脈的那位女子祖師,對阿良十分愛慕,那時候宋高元仗著年紀小,問了許多其實比較犯忌諱的問題,那位女子祖師便與孩子了許多陳年舊事,宋高元印象很深刻,女子祖師每每談及那個阿良的時候,既怨又惱也羞,讓當年的宋高元摸不著頭腦,是很后來才知道那種神態,是女子真心喜歡一個人,才會有的。

  郭竹酒蹲在門檻旁邊,雙手托腮,使勁盯著阿良。

  她年紀太小,不曾見過阿良。

  今兒多看幾眼補回來。

  郭竹酒偶爾轉頭看幾眼那個老姑娘,再瞥一眼喜歡老姑娘的鄧涼。

  阿良被這個不忘背只竹箱的小姑娘盯得有些發毛。

  現在劍氣長城的小姑娘,不含糊啊。

  偶爾對上視線,小姑娘就立即咧嘴一笑,阿良破天荒有些尷尬,只得跟著小姑娘一起笑。

  讓阿良沒來由想起了李槐那個小王鞍,小鎮淳樸民風集大成者。

  郭竹酒瞧見了陳平安,立即蹦跳起身,跑到他身邊,一下子變得憂心忡忡,欲言又止。

  陳平安笑道:“沒事,慢慢養傷就是。”

  郭竹酒使勁點頭,然后用手指戳了戳門檻那邊,壓低嗓音道:“師父!活的,活的阿良唉!”

  陳平安揉了揉小姑娘的腦袋,“忘了?我跟阿良前輩早就認識。”

  阿良翹起大拇指,笑道:“收了個好徒弟。”

  郭竹酒也投桃報李,豎起大拇指,大概是覺得禮數不夠,又伸出一根大拇指,“我師父認識了個好前輩。”

  阿良也跟著再伸出拇指,“小姑娘好眼力。”

  郭竹酒保持姿勢,“董姐姐好眼光!”

  阿良道:“郭劍仙好福氣。”

  郭竹酒剛要繼續言語,就挨了師父一記板栗,只得收起雙手,“前輩你贏了。”

  最后郭竹酒大搖大擺屋內。

  陳平安和阿良一左一右坐在門檻。

  兩個劍客,兩個讀書人,開始一起喝酒。





劍來最新章節http://www.kpcoec.live/jianla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超級老虎機系統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異界魅影逍遙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冷王,醫妃要私奔異世之風流大法師九霄仙冢無敵喚靈
安徽快三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