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艾薇小說網 > 明末之虎

第八百四十九章 炸碎象陣,進逼木邦

明末之虎 | 作者:遙遠之矢 | 更新時間:2019-11-05 20:24:4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花都御醫三國重生馬孟起萬道劍尊惹火999次:喬爺,壞!至尊狂神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都市透視小神醫地府朋友圈領主之兵伐天下
  美德侯明耶那亞一聲令下,全體象奴立即齊聲狂吼,人人眼中滿是嗜血貪婪之色,向唐軍戰陣疾馳而來。

  緬軍驅象大進,他們的目的,自是想要一舉沖垮唐軍,以竟全功。只不過,事情接下來,卻完全不是他所能預見,甚至徹底超出了他的想象。

  因為就在此時,那些急急后撤的火銃手后面,忽然出現了一長排唐軍輔兵,早已做好準備的他們,身上披著滋滋作響的火繩,迅速點燃手中那十個一扎的集束木柄手擲雷的引線,一根根細小而結實的引線,閃著一點一點滋滋作響的炫目藍光。

  “投!”

  近一千捆集束帶單兵手擲雷,幾乎在同一時間一齊投出,除了少數在空中,被潮濕空氣湮滅了引線的外,約有九百二十余顆順利炸響。

  “砰!”

  “砰!”

  “砰!”

  ……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立即在數十步外連綿響起,刺目的黃光如此耀眼,有如突然在暗綠草地上綻開的魔鬼之花,在猛沖而來的象陣中朵朵盛開。

  爆炸之處,能把巨石都炸成粉碎的集束手擲雷,威力驚人,那洶涌奔騰的氣浪,把直沖過來的象群與后面尾隨的緬兵,竟然凌空炸起,呈正圓狀向四下拋開,草綠色的地面,立刻被炸出一個個驚心觸目的褐黃色大坑,一時間,大象與緬兵,血肉橫飛,碎尸如雨。

  漫天飛舞的無數尖銳破片,帶著尖利的嘯音,有如死神的尖齒與利爪,瘋狂地吮吸鮮血,收割生命,象群的痛苦嘶吼,與緬軍驚怖凄厲的慘叫,交織在一起,瞬間響遍整個平曠野外。

  唐軍主帥莫長榮親眼看到,數只沉重壯碩的巨大雄象,都被唐軍的手擲雷那強勁的爆炸力,給徹底掀翻炸碎。更有一只被氣浪轟起的大象,被炸得凌空飛起,然后在血雨紛飛中,空中爆炸成了四分五裂的尸塊,這些巨大的尸塊,劃過一道短短弧線,呈圓環狀徑自飛入緬軍陣中,把防備不及的數十名緬軍,給活活砸成肉餅。

  這番手擲雷凌厲一炸,至少有近百只大象與兩千余名緬軍,被當場炸成殘破碎尸,或是肢體不全瀕死的重傷員。

  而率領象陣沖擊的緬軍副將美德侯明耶那亞,因其坐騎巨大,裝飾豪華,自是成為了唐軍最為優先的進攻對象。

  至少有五十余枚集束手擲雷,一齊向他密集投來,而其中,至少有三十余枚,在其身旁或底下,順利爆炸。

  三十余枚集束手擲雷,也就是總共三百枚余單兵手擲雷,瞬間密集爆炸的威力,足以超乎任何饒想象。

  全體唐軍,以及后面的緬兵,都驚恐地看到,在爆炸的一瞬間,美德侯明耶那亞與其坐下的巨象,在刺目的金光中,在震破耳膜的爆炸聲里,一同化為紛飛血雨與細碎尸塊,四下飛揚灑去,有如人間蒸發。

  也許,這樣迅速至極致的死亡,對于美德侯明耶那亞來,反倒是種解脫,畢竟,死亡的時間如此短暫,倒是近乎完全免去了痛苦。

  剩余的近四百頭巨象,遭此猛烈轟炸,頓時有近兩百只大象瞬間發狂,它們嗥叫著轉過身來,再不受任何控制地向后逃跑,把緬軍本陣那些震得兩耳失聰的士卒,沖得象紙片一般四處飛揚。

  象群的發狂,具有極強的傳染性,剩余的巨象,亦被發瘋的同伴給徹底感染,很快便全體發狂,在緬軍戰陣中發瘋般地橫沖直撞。

  巨象所踏之處,是一片人體身軀的可怕爆裂聲,血肉橫飛,慘叫四起,無數緬兵在極度的驚恐中轉身回跑,卻又復把后面沖來的緬軍給攪得稀亂,放眼緬軍軍陣,已近完全失序。

  而在這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響過后,就在緬軍急急散開一片混亂之時,已然躲在大盾后面的唐軍火銃手,第二輪燧發槍魯密銃齊射,又開始了。

  “砰砰砰砰!……”

  八千余顆三錢重的細小米尼彈,發出歡快的尖嘯,第二次撲向對面已然一片混亂的綱軍,沒有象群的掩護,又是近千名緬軍士卒慘叫著倒下。

  與此同時,第二輪手擲雷齊射投彈開始,震破耳膜的爆炸聲四下響起,逃散不及的緬軍,雖距離已遠且稍有防備,卻又有近千人被炸死炸傷。

  “撤!快撤!全軍速速退回本陣!”

  見到自家軍兵,在唐軍凌厲的火器打擊下,近乎毫無還手之力的被屠殺,在本陣后方觀戰的緬軍主將內山謬覺心如刀割,近乎失態地迭聲下令。

  不行了,已方戰象已發狂,不堪再用。軍陣已徹底攪亂,短時間內再難恢復,唐軍已從守勢中,迅速地占了上風,再打下去,雖然自已依然有兵力優勢,卻是毫無勝算,只會白白地徒增傷亡而已。

  亂哄哄如無頭蒼蠅一般亂竄的緬軍,聞得此令,如遇大赦,立即紛分掉頭就逃。

  原本擔任護翼的數千名緬軍騎兵一馬當先,率先掉頭逃走,然后便是大批的緬軍步兵,同親顧頭不顧腚地嚎叫撤逃,最后則是四下亂竄的發狂巨象,猶在戰場中橫沖直撞,所過處,血肉橫飛,慘叫連連。

  為了避免更多的緬軍士兵被發狂的巨象踩踏而死,內山謬覺狠狠咬了咬牙,沉聲下令:“傳令,令象奴取出象鏨,擊殺狂象,以免我軍受到更大傷亡。”

  “得令!”

  內山謬覺此令一下,那些猶坐在狂象背上的象奴,紛紛從象塔中取出尖銳鋒利的象鏨,將鏨頭置于象的腦頂,然后一咬牙,用鐵錘猛砸鏨尾,在奪奪的悶響中,那鋒利的鏨錐,立即扎穿大象的腦蓋骨,深深鏨入象腦中。那象奴再手持鏨把發狠地用力一攪,將象腦完全攪爛。那胯下的巨象,頓是一聲凄慘哀鳴,轟然倒地。

  作為緬軍中最為寶貴的財富——戰象,就這樣,被自已最為信任的象奴殺死,毫無意義地窩囊死去。它們倒下的龐大身軀,就象戰場上突然修建的一座座墳墓,令人感慨嘆息。

  近四百匹巨象皆亡,緬兵的潰逃再無滯礙,從天空下望,瘋狂撤走的緬軍,簡直有如一窩漫山遍野潰散的螞蟻,洶涌撤走,毫無秩序。

  現在想逃,沒那么容易!

  早就憋了一口的唐軍騎兵,無論是玄虎重騎還是輕騎兵飛鷂子,紛紛縱馬疾追。

  鐵流滾滾,馬蹄隆隆,疾追猛趕的唐軍騎兵,有如收割生命的死神,他們迅速地追上哀嚎急撤的緬軍步兵,刀砍槍刺,嫻熟而準確地將他們一一當場殺死。

  唐軍騎兵盡情地一路砍殺,而一直保持沉默的唐軍步兵,亦是人人奮勇,個個爭先,他們朝四下潰湍緬軍,呈半弧狀環圍過來,無論是盾兵、槍兵還是橫行隊員,無不奮力廝殺,對已亂成一團的緬軍,給予兇狠而致命的打擊。

  這樣快意摘取勝利果實的掃尾戰斗,那些跟隨唐軍作為輔兵作戰的土司兵馬,亦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絕佳表現機會。

  他們持刀荷槍,高聲吶喊著,充分發揮自已善于在熱帶地區作戰的優勢,從唐軍左右兩翼包夾過來,對潰逃的緬軍一路狂追猛打。

  很多被唐軍追上,再無逃脫可能的緬軍,已然肝膽俱裂,再無任何斗志。他們為了保命,哀嚎著扔下手中武器,紛紛跪地求降。

  “妙瓦底侯!我們,我們敗了!”

  望著視線盡處,有如涌動的黑潮一般,向著本陣洶涌潰退而來的緬軍,內山謬覺旁邊的一名護衛緬兵,竟忍不住失聲叫了起來。

  其實何需他,對于現在的戰局,那一臉痛苦扭曲的內山謬覺,當比任何人都看得通透。

  他娘的,簡直是徹底的慘敗啊!

  戰至此時,只怕是佛祖降世,也無力挽回敗局了。

  內山謬覺睜著血紅的眼睛,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眼神中滿是迷茫的他,最終喃喃下令。

  “傳,傳本將軍令,鳴金收兵,全軍退回木邦城中,憑城固守。”

  “得令!”

  叮叮的鳴金聲四下響起之時,率領一眾護衛,轉身奔逃在逃跑最前方的主帥內山謬覺,心下的苦澀,簡直難以言表。

  這場精心準備,兵力占優,又經過全面動員聊戰斗,都不能打敗這些遠道而來甚是疲憊唐軍,甚至連最外面的唐軍戰國都不能接觸到,就被打得丟盔棄甲大敗而歸。這場仗打下來,緬軍從上到下的每個人,只怕從此都會得恐唐癥了。

  內心酸澀的他,下意識地回望了一眼,依然可以清楚看到,那些裝備精裝的唐軍騎兵,有如一道道黑色閃電,在平曠的草地上,盡情收割著驚懼潰逃的緬軍步兵性命。

  他甚至看清了,一名靠得近的唐軍騎兵,在追上一名頭盔都跑掉聊緬軍步兵之后,炫耀般地一提韁繩,坐騎一聲長嘶,前蹄高高揚起,與此同時,他扭身側腰,右手中那雪亮鋒利的騎刀,挽了一個漂亮的刀花,便猛地下劈。

  一道寒光閃過,那名緬軍步兵的腦袋,象變戲法一樣,帶著一股洶涌筆直的血柱,從他脖子上騰空竄起。那猶然滿是驚恐表情的頭顱,在空中劃過了一道短短的弧線,就骨碌碌地滾入茂盛的草從中,再不可見。

  那名唐軍騎兵,還來不及看那具無頭尸體倒下,便打個唿哨,又一提韁繩,縱馬疾追另一個哀嚎奔逃的緬軍潰兵。

  見到這些手下軍兵,這些緬甸國中最為精銳的兵馬,現在有如潰散的羔羊一般任人屠殺,內山謬覺悲中從來,心里有如壓了千鈞巨石一般痛苦,眼中幾乎落淚。

  內山謬覺再不多看,便率領一眾護衛,一路縱馬疾逃,倉皇逃歸遠處的木邦城中。

  此時天色已晚,周遭開始變得一片昏暗,那些瘋狂追擊的唐軍騎兵,在追殺到目視程度嚴重受阻之際,才拔馬回走,不再繼續追擊。

  他們揮舞著手中血淋淋的騎刀騎槍,高聲大笑著打著唿哨,盡情抒發大獲全勝的喜悅,還有許多唐軍騎兵,手中高舉的騎馬或騎槍上,扎著一個砍下的緬軍頭顱,正揮舞著盡力招搖。這樣的做法,可視為是對緬軍最赤裸裸的羞辱與鄙視。

  而剩余的不足四萬饒緬軍,總算是老天開眼,得以逃出生天,他們瘋狂南遁,消失在無盡的暗影中,總是逃得性命。

  而在這時,已來到木邦城頭,親眼目睹這悲慘一切的內山謬覺,牙關緊咬,雙拳緊握,心中的屈辱,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內山謬覺心下一片迷茫,根本沒有答案。

  至此,這場木邦城外的曠野之戰,終于結束了。

  最終,出擊作戰的十萬名緬軍,僅有三萬余人逃回木邦城中,另有三萬余人投降,另有近三萬名緬軍斃命沙場或遠遁不知所歸。而唐軍的死傷人數,僅為八百余人,其中多為土司兵馬,其中多追擊時不慎受傷所致。

  這場戰斗,唐軍大獲全勝,緬軍徹底完敗。

  而此時的曠野上,嘹亮的軍歌與口號交相重疊,透過昏矇的光線,這些成功擋住緬軍攻擊并大獲全勝的唐軍將士,人人歡欣鼓舞,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唐軍主帥莫長榮,亦是一臉笑容燦爛之極,心下的喜悅與激動,簡直難以用語言來表達。

  原本以為,緬軍以十萬之眾,又有數百頭巨象助陣,對付兵馬數量只有他們一半,又是遠道而來甚是疲憊的唐軍,當會是一場十分艱苦的戰斗,卻沒想到,自家的集束手擲雷,竟是威力如此巨大,在這場兵力懸殊的野外對戰中,成為了扭轉戰局的關鍵勝負手,一舉大破緬軍象陣,最終順利擊潰十萬敵軍。

  這樣的戰斗,真是酣暢淋漓,痛快至極。

  莫長榮長吸一口氣,又立即下令:“傳本將之令,全軍將士休辭勞基,立即進逼木邦城下,環繞城池扎營,將此城牢牢包圍,讓其中的敵軍再無任何遁逃的機會。”

  “得令!”

  “另外,立即派人打掃戰場,收編俘虜,戰場上那些被緬軍擊腦而死的大象,亦全部收回,全軍今晚殺象為飯,論功行賞,為諸將士慶功!”

  “得令!謝莫鎮長!”

  

  





明末之虎最新章節http://www.kpcoec.live/mingmozhih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超級老虎機系統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異界魅影逍遙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冷王,醫妃要私奔異世之風流大法師九霄仙冢無敵喚靈
安徽快三官方下载